理论经纬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经纬 > 正文
退出宽屏
年的遐想
来源:嘉兴文明网 责任编辑:沈鸿燕 时间:2018-02-12 16:28:16

  说到年,有句话叫“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话用在年上一点都不假。记得最早开始有了年的意识是在我四岁的时候,所有关于年的记忆便从那时的冬天开始。

  年关到了,父母亲再怎么忙都会抽出时间来把屋子来一次清理,而他们的忙碌总是从天黑开始。晚饭后,父亲开始整理院子里的花草,那是他的宝贝,有越冬的葡萄藤、番茄秧还有长得像极了芦叶的蓖麻树,而母亲开始拿出她的专用家什拖把,一遍遍地拖地,父母亲忙里忙外不知疲倦的身影拉开了过年的序幕。人们认为,年是一种怪兽,到了冬天冰天雪地的时候就要出来伤人,那户人家最不干净就往那户人家里钻,因此,洒扫庭除就成了老家一带没有文字记载的“习俗”。

  话说回来,民以食为天,所有的节日总与特定的美食相联。收拾干净后的屋子自然会被各种卤味、甜味、香味,甚至是腌腊品的特殊味道交错着、充溢着,直到它们被装进了我们的胃里,流进五脏六腑。距离除夕越近,孩子的欢乐就会越高涨,巷子里、山坡上、田埂边,活蹦乱跳的幼童、少年们玩起了捉迷藏、过家家之类的游戏,还有些孩子模仿家里的老人打扑克,较之今天未成年人在寒假里参加的那些多彩的兴趣班、培训课,这些仿佛毫无生机的闲杂活动,实则是我年少那时的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光。而所有关于年的趣谈及对童年的留恋,也皆因此而生。

  年,是中国人最大的狂欢,不亚于欧美国家对于圣诞节的庆贺。亲戚朋友会于那个时段聚在一起,不仅为了相见,还在于对一辈辈人传下来的传统节日的共同祈福。这时候的走访、团聚、畅谈,无关饮食的优劣、衣着的鲜亮,也无关气候的适宜、人情的厚薄,一个笑脸、一份健康、一次握手、一口碰杯、一声招呼,即可让年特有的暖意一同化到心里,美美地过上整整一年的时间。来自血脉的维系、来自朋友的祝福,都在这一千百年不变的传承中得以接踵赓续,在赓续里得以传承的民族情感,让广袤的中华大地、五湖四海的各民族兄弟姐妹们,紧紧抱在一起,永不分离。

  时间的陀螺再次转到了年关,回家的节凑在一秒秒地加快,而年复一年渐渐长大的孩子、头发被雪染白的父母,却都怀着亘古不易的情怀,开始了一年一度的返程之路。城里的“Jammy”“Catherine”“王总”“刘局”也将回归到隔壁家的小李、翠花、狗娃、铁牛,带着今天的幸福迎接一场传统的纪念。

  中国人把过去的年比喻成伤人的猛兽,因此用鞭炮、烛火、歌舞等驱赶,现在的年对于我们而言则更多的是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一年,无论过得好不好、忙不忙,遇到的困难多还是少,每个人都一样地对年充满了怀念与翘楚,都别一番滋味在心头。

  李大钊先生说:“历史的道路,不全是坦平的,有时走到艰难险阻的境界。这是全靠雄健的精神才能够冲过去的。”岁末年终,辞旧迎新,何尝不需要这样的精神呢。(文孝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