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 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 > 正文
退出宽屏
海宁社规民约 红白喜事有了标准
来源:嘉兴文明网 责任编辑:沈鸿燕 时间:2018-05-03 08:35:06

  “25个菜品, 供12人就餐,最低标准580元、中档680元、最高880元。”日前,嘉兴海宁硖石街道长田社区制定了一份特殊菜单,今后社区里456户群众家里的红白喜事都严格按照这份餐标来办理。

  “出台这份菜单,是为了倡导百姓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鼓励理性消费。”长田社区党总支书记吴伟彪介绍,百姓生活越来越好,原来办红白喜事没有统一要求,攀比斗富现象时有发生。

  长田社区还成立了红白喜事理事会,由社区干部、乡村厨师以及各组居民组长组成,并制订理事会工作制度,红白喜事办理标准菜单出台是理事会开展的第一项工作。“如今,婚丧嫁娶有详细规定,攀比不再成风,给村民办事减轻了负担。”吴伟彪说。

  2017年初,海宁在对农村存在的不良风气调研中发现,办酒铺张浪费、大操大办成为群众反映最为强烈的问题。对此,海宁制订发布《海宁市节俭办酒公约》,通过党员干部带头、乡村厨师培训、集体餐厅准入制等措施,推进文明餐桌进农村。同时,试点节俭办酒“五个一”,通过建立酒宴信息收集网、制订婚事办理流程图、建立乡风文明理事会、建立文明劝导服务队、将彩礼婚宴的执行情况纳入八星级文明家庭和党员先锋指数考评体系,将大操大办列为不合格党员的“十条”红线之一。

  截至2018年4月,海宁全市所有镇(街道)都制订了红白喜事餐饮标准,所辖村(农村社区)全部制订建议菜单、建立红白理事会。(浙江日报)

  评论:规范红白喜事不妨放权于民

  遇有红白喜事,宴请乡亲邻里,本是农村礼尚往来、互助帮衬的传统。但是,随着农民收入增加、价值观念多元,传统的“人情世故”有些变了味,有的地方村民攀比成风,让红白喜事成了铺张浪费的“代名词”,既败坏了社会风气,又增加了民众负担。《人民日报》就曾报道,在河北某村,办一场白事要大摆三四十桌酒席,一摆就是7天,花费甚巨。

  为了遏止这股不正之风,有的地方出台政府公文加以规范,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四川等地甚至出现过政府规定过严过细,招致村民情绪抵抗的情况。说白了,如何操办红白喜事是村民个人私事,如何办、办多大,只要不违反法律,村民都有权自行决定。对于铺张浪费的宴请之风,政府可以引导,却不能强制干涉。其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农村实行村民自治,通俗地说就是村民集思广益、民主参与实现共同管理。具体到红白喜事等民俗事项,可以通过制定“村规民约”,村民自愿参与、共同遵守。换言之,治理红白喜事不妨放权于民,变他治为自治。

  由此看来,海宁以社规民约规范红白喜事,不失为一种自治的有益尝试。其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将规范红白喜事等移风易俗纳入社规民约,明确酒席范围、流程、桌数、标准,形成老百姓自己的“规矩”,这既是放权于民的有效形式,也是转变村民观念的有效方式。在自愿、共治的基础上,大家都能放下“面子”,在礼尚往来与节俭办事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同时还能主动接受其他村民的监督,让移风易俗具有更强的操作性。更进一步说,嘉兴的“自治、法治、德治”基层治理创新已经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以社规民约规范红白喜事激发的是民主自治的活力,也是基层实践“三治”的鲜活样本。

  另一方面,移风易俗历来是一个老大难问题,“老”在千年遗风,“大”在千家万户,“难”在除旧布新。如果说,节俭办席在贫穷年代,是出于人们对粮食的珍惜,是本能、习惯与传统使然,那么,走进全民共富的新时代,再倡节俭之风则更多的是个人、社会文明程度的体现。在这个意义上,以社规民约规范红白喜事,用百姓自己的规矩推进移风易俗,体现的正是一个文明社会应有的态度——“移”出文明风,“易”来文明味,最终还要落实到每一个人的行动中。(嘉兴日报 汪莹)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

分享